欢迎来到-年代音乐网!
网站活动:
最热歌曲 : 异地的我们 - 恒恒 每日歌曲 : 阴阳极 - 苗小青      自己骗自己 - 张作甫      珍爱 - 王鹏      如果可以这样爱 - 边永城      金莲开开门 - 华少瑞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六学者著《天下为公》,回应中国进入新时代后面临的矛盾挑战

时间:2018-07-11 00: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点击:

原标题:六学者著《天下为公》,回应中国进入新时代后面临矛盾挑战

“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根本的政治路线,也是中国共产党根本的组织路线。也就是说,群众路线实际上还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也是政治性在工作方法中的具体表现。为什么干部需要驻点?这不仅仅是工作方法的要求,更是干部教育、培养的重要手段——在此过程中灌输群众观念。全国各地广泛实行的‘第一书记’制,就是在乡村治理中走群众路线的典型。沈浩在担任小岗村第一书记期间,扎根基层、忘我工作,为小岗村发展呕心沥血,获得了小岗村村民的厂认可。村民曾两次按下红手印,强烈要求把任期届满的沈浩留下来。2009年11月6日,沈浩因过度疲劳而心脏病突发,逝世在小岗村临时租住的房子内。小岗村村民第三次按下红手印,强烈请求将沈浩同志的骨灰安葬在小岗村公墓。沈浩的事迹表明,只有加强党的领导,践行群众路线,乡村治理才更有活力。”
近日出版的新书《天下为公:中国社会主义与漫长的21世纪》,如是论述作为乡村治理中走群众路线典型的“第一书记”制。

六学者著《天下为公》,回应中国进入新时代后面临的矛盾挑战

六学者著《天下为公》,回应中国进入新时代后面临的矛盾挑战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今年6月出版的《天下为公:中国社会主义与漫长的21世纪》一书,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鄢一龙、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白钢、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吕德文、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副教授刘晨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江宇、世界银行前咨询顾问尹伊文等六位学者联袂创作,是畅销60万册的畅销书《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的姊妹篇。
在《天下为公:中国社会主义与漫长的21世纪》一书中,作者们分别从社会主义文明的核心品质、社会主义在世界各国的探索、21世纪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国社会主义的道统与政统、社会主义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虚拟化和信息化条件下资本主义发展的新特点等方面,用学术角度和世界视野回应了中国进入新时代后所面临矛盾挑战
上文提及的对“第一书记”制的论述来自该书第三章“静悄悄的革命:21世纪社会主义新农村”,按照分工该部分由吕德文撰写。拥有社会学博士的吕德文主要从事政治社会学及农村社会学研究。
吕德文在书中写道:“20世纪下半叶,中国农村经历了深度和广度都堪称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实践。通过农村合作化运动和建立人民公社体制,中国农村围绕着集体所有制实践了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经济上,‘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所有制,既延续了‘共有’传统,又创造性地实现了公有制形式;在政治上,党和国家政权渗入农村每一个角落,农民真正成为现代国家的‘政治人’;社会文化上,社会主义新伦理成为农民‘过日子’的日常生活实践的一部分。建基于新中国成立后前30年的社会主义农村的基本制度架构,在改革开放后遭遇了市场经济的剧烈冲击。及至世纪之交,中国农村出现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农村发生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化。巨变时代的社会必是风险社会,但中国经济保持了快速发展,中国社会保持了稳定。其中的奥秘何在?”在吕德文看来,“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巨变时代的乡村治理隐含着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20世纪我国乡村治理的主题是国家深入农村汲取资源进行国家建设;21世纪我国乡村治理的主题则是一个反向的过程;即国家给农村‘输血’开展新农村建设。这两个进程是有机连续体,国家建设塑造了农村集体经济制度,继而为国家向农村汲取/输入资源提供了前提。”
吕德文认为,“在新中国的基层治理中,出现了很多意味深长的政治实践,比如,着力将党政组织延伸到村一级,极力建设一支忠诚于党和人民的干部队伍,大力培育社会主义新人。总之,要让社会主义实践改造乡村社会,要让国家政权体系主导乡村治理。自上而下地看,这是国家政权建设成功之所在;自下而上地看,则主要指群众路线成功承袭了乡村传统并服务于国家建设。其核心表现是,基层政权的组织体系与西方官僚制相去甚远,精准、程式化、科层化等官僚制的特性是与农村基层政权无关的,取而代之的是非程式化和人格化。一大批‘毛式干部’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起来,这些干部既对国家高度忠诚,又对群众极力庇护。这种乡村治理往往是调节官僚制惰性,维护中央权威的重要力量。”
而在吕德文看来,全国各地广泛实行的“第一书记”制就是在乡村治理中走群众路线的典型。
在《天下为公:中国社会主义与漫长的21世纪》一书中,包括吕德文在内的来自北京、上海、武汉、华盛顿的具有不同学科背景的六位学者,以“思想共同体的创作方式”,探讨了中国如何以社会主义的方式实现人民的美好生活和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并展望了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发展趋势。
“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多次的大分岔,今天同样处在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上。‘壮不可极,极则败。物不可极,极则反。’当资本主义进入超级资本主义阶段,它内在的力量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的时候,也就宣告了它要走向自己的对立面。21世纪必然是一个‘革命’的世纪,革命形式或者是暴风骤雨式的,或者是温和渐进式的。但人类只有对现有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进行革命式的改造,才会有光明的未来。”该书指出,“我们正处于漫长的21世纪革命的开端,这是人类黎明的前夜,是黑暗最浓重的时刻,也是光明最躁动的时刻……这是一个属于社会主义的新世纪。”
“本书虽是立足中国,却又尝试对全人类的前途作一个大的展望。”作者们在该书“后记”中写道:“人类的历史还未走出漫长的16世纪的余晖,20世纪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只是一个短暂的序幕,漫长的21世纪的主角正在登场,这是属于中国的新世纪,也是属于全人类的新世纪。”

(责任编辑:admin)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二维码
              
  •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